app 豆奶 食色

谁试探她的决心了?

这个傻丫头到底在想什么?

李渊哭笑不得,唯恐王庾犯执拗,耐着性子跟她说“你是公主,知道厨艺是怎么回事就行了,不必精通,我也不需要你每日给我做饭。

“你有孝敬的心,为父很高兴,也领受了,以后不许再进膳房,你累着了,为父心疼。”

王庾一本正经地说“孝顺父兄,我不累。”

“”

李渊无言以对,给李建成和李世民使眼色。

受苦的可不只他一人,还有两个儿子呢。

李建成心领神会,对王庾说“你有这份孝心,我们很感动,只不过你是大唐的公主,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皇家的威严。

“若是整日出入厨房,这像什么话?传出去也有损阿耶的声誉。

“你这么孝顺,应该不想看见阿耶声誉有损吧?”

“当然不想。”李建成给了台阶,王庾顺势下台阶。

运动服元气少女舒展曼妙身姿图片

李渊当即吩咐“传令下去,谁再让晋阳公主进膳房下厨,累着公主,杀无赦。”

王庾“”

让她进个厨房还杀无赦,要不要这么夸张?

她做的菜真有这么难吃吗?

再一次品尝自己做的菜,王庾心道还行吧,没有难吃到用杀人来警告她的份上

吃了王庾做的菜之后,李渊再去吃其他的菜,觉得平常讨厌吃的菜都变得很好吃,不知不觉中比平日里多吃了一碗饭。

用完膳,众人告退。

裴寂留了下来,笑呵呵地对李渊说“陛下刚才吃了玲珑千丝菇,该兑现诺言了。”

李渊避而不谈“你该出宫了。”

他脸色阴沉,看起来很生气,但裴寂不为所惧,保持笑容不变“陛下兑现诺言,臣立刻出宫。”

“你”李渊哽了一下,随即质问裴寂“今日之事,是不是你撺掇的小庾儿?”

裴寂笑而不语。

这就是默认的意思,李渊气急,大骂“老狐狸,自己办不到就撺掇我女儿来坑我,你还要脸吗?”

“嘿嘿”裴寂咧开嘴笑“脸要,冷暖玉也要。”

李渊“”

“带着你的冷暖玉滚蛋。”

“谢主隆恩。”

————-

“呕”

回到自己的住所,王庾对着痰盂猛吐。

“小庾儿,你还好吧?”

春花递上热茶和巾帕,满脸担忧地看着王庾。

王庾漱了口,擦了擦嘴巴,往后靠在枕头上,长叹道“红烧肉真难吃。”

红烧肉是四道菜中的一道,也是林郅悟分到的那盘菜,王庾吃了差不多半盘,剩下的红烧肉,王庾以绝佳的演技忽悠林郅悟吃了。

春花惊讶道“那可是你亲手做的,怎么会难吃?”

平日里,王庾总是教她做菜,虽然王庾没有动手,但她按照王庾教的方法,做出来的菜特别好吃。

张口就能说出那么多的菜谱,厨艺定然很好。

“唉,一言难尽啊。”

王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“我记得很多菜谱,但让我做,我是真的不行。”

“哦,原来你只会说不会做。”春花恍然大悟。

王庾“”

此时的裴寂也在呕吐,直吐得他浑身虚脱,眼冒金星。

“呕”

管家看着万分痛苦的裴寂,面露不忍“您为了一副棋子受这番罪,值得吗?”

裴寂漱口擦嘴,缓了缓,说“千金难买心头好,这副冷暖玉棋子,我想要很多年了,今日终于到手,受这番罪算什么?”

第二天一大早,林郅悟去了王庾的住所。

一看见王庾,林郅悟就开始倒苦水“你这个小骗子,整盘红烧肉吃完了,我都没吃到精华,回去后还都吐出来了,弄得我半夜肚子饿。

“然后我吃了很多糕点,又开始拉肚子”

他一屁股坐在木桩上“我现在都不敢吃东西了,都怪你。”

王庾“那还练功吗?”

“没睡好,又没有力气,怎么练功?”林郅悟怒视她。

“”

王庾转身就往兵器架走“那你在旁边看着,我给你示范一套拳法。”

练完功,王庾和林郅悟一起用早膳。

这时,御前太监来传话“陛下有旨,宣平南郡公觐见。”

“现在就去?我还没吃早饭呢。”林郅悟目光扫向满桌子的膳食,咽了一下口水。

御前太监连忙说道“不急,您可以用完早膳再去。”

说完,退到殿外候着。

等到林郅悟吃完,王庾起身“我陪你去吧,正好我去给阿耶请安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来到太极宫。

岳郁候在殿外,看见两人,上前行礼“见过晋阳公主,平南郡公。”

“陛下吩咐,平南郡公来了后可以直接进去。”

话不多说,林郅悟直接就往殿内走去。

王庾抬脚跟上,却被岳郁拦住了。

“晋阳公主,陛下吩咐了,今日不见您。”

不见她?

王庾突然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,“阿耶让我每日来给他请安,今日为何不见我?”

“这”岳郁面露为难“陛下就是说今日不见您,没说其他的话。”

王庾仰头望着他的脸,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了端疑“岳叔是阿耶身边的老人了,阿耶就算什么都不说,您也应该知道原因吧?”

她从来就不爱晨昏定省这一套,是李渊强令她每日来太极宫给他请安,如今好端端地就说不见她,总该有个理由吧。

岳郁表情挣扎,心里纠结了很久,最后压低声音对王庾说“昨日您离开后,魏国公向陛下讨要冷暖玉棋子,陛下给了他。

“但陛下昨晚没怎么睡觉,今日心情不太好”

冷暖玉棋子?

这倒是个好东西。

昨日她离开后,裴寂就去找李渊讨要冷暖玉棋子,再结合之前裴寂的言行,王庾猜想裴寂撺掇她让李渊吃玲珑千丝菇,大概就是为了得到冷暖玉棋子。

李渊损失一副棋子,她得到一个承诺,这样算起来,她不亏。

以后她再寻一副冷暖玉棋子送给李渊,现在他生气就生气吧,气过了就好了。

王庾想通以后,不甚在意,“那我明日再来。”

岳郁看她的态度似乎不把皇帝的怒气放在心里,好心提醒她“晋阳公主,冷暖玉棋子是陛下最喜欢的一副棋子,从前每日都要拿出来和穆皇后对弈。

“后来穆皇后过世,陛下不再拿出来,但仍然视若珍宝。

“而且,冷暖玉棋子,整个中原只有这一副。”

仅此一副?

这么珍贵?

王庾傻了眼,这个就比较难办了